Watches-For-China 

奢华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华瑞士表 & 国际制表 - 网站 & 杂志

 
 
 
 
 

免费订阅 | FREE NEWSLETTER
专题报道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汝拉山谷的Le Solliat是座美丽的村庄,其历史可追溯到1853年。这里风景如画,如同一张明信片。David Candaux的工作室就藏在这美景之中,附近还有Philippe Dufour的工作室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厂——积家。我们到达时,看到David的父亲正端坐在工作台前,他的祖父也是位制表师,这是一个典型的制表世家。但David对于制表一直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也想试着走出自己的路。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2021年12月2日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作者:Pierre Maillard

JPEG - 71.7 kb
约会系列女装日夜显示腕表大型款

这悠久的制表世家的背景会是你前行的负担吗?“并不是,恰恰相反,它是我大展拳脚的翅膀,正是有了它的滋养,我才能掌握如此复杂的制表技艺。但我又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不想让外界认为我的成功靠的是家庭背景,我才梦想着在制表界走出自己的路。但过程并没有那么简单。”他说到。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职业道路走得有条不紊

2017年,David Candaux凭借着亲手打造的Half-Hunter腕表获得了独立制表人协会AHCI的认可,从此开启了他那辉煌的职业生涯。他从1994年开始在汝拉山谷职业技术学校学习,同时开启了他在老牌大厂积家的学徒工生活,当时品牌员工仅有268人。积家的翻转陀飞轮腕表便是激发他想象力的第一个计时器,于是,他告诉自己第一枚亲手做的腕表一定是陀飞轮。他在积家工作了17年后才离开,那时公司员工人数已经达到1300人,品牌一路高歌猛进,他也见证了那段疯狂成长的岁月里的“魔幻活力”。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在积家就职期间,将自己的发展道路规划得有条不紊。13年来,他坚持白天工作,晚上去夜校深造学习各种技能和获取相关文凭:手表设计、修复、机械工程、工业系统硕士学位以及MBA。到了2011年,他觉得积家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官僚机构”,是时候离开了。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你快乐吗?"

他曾与Jean-Marc Wiederrecht合作,帮助梵克雅宝开发了Poetic Wish腕表。之后,他又与另外三个朋友合作,开展分包业务。一起参与了MB&F品牌HM6腕表的创意,与设计师Eric Giroud合作为播威、Badollet、Rebellion等品牌设计腕表,以及与设计师Guy Bovet联手设计了Francis Berthoud品牌的FB1腕表。

但有一天,他偶遇了邻居Philippe Dufour并被问了一个直接灵魂的问题:“你快乐吗?”这个问题让他哑口无言,但却发人深省。2016年,David Candaux结束了他的分包业务,决心单干,创办自己的品牌,打造自己的腕表。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激烈的竞争

经过长时间酝酿与精心地打磨,他在2017年发布了自己的首款腕表Half-Hunter。在同年,他成功加入了独立制表师协会AHCI。其陀飞轮腕表的定位非常令人玩味:拉长的造型使其具有非同寻常的美感,其定价也属于高端水准。然而,他只是一位寂寂无名的年轻制表师,品牌也毫无任何知名度,这条成名之路必定满布荆棘,也少不了恶性竞争,毕竟蛋糕就这么大,竞争已经相当激烈了。现实总是非常残酷的,他投入了大量资金,支付旅行及参展费用,最后没有卖出去一枚腕表。他努力在这个行业内追逐名利,结果苦苦挣扎了4年,好不容易卖出去14件作品(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除去各种花销只剩下了14万瑞郎(注:瑞士人均年收入约为9.6万瑞郎)。

“创建一个品牌是非常困难的。我只有一个人单打独斗,却需要与那些公认的、成熟的知名品牌一较高下。客户都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极为谨慎,毕竟这是个全新的品牌,价格还这么高,造型也是难以名状 ......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独立制表师的作品价格在拍卖会上大爆,事实是,这些都是独立制表界的’老人’了,他们都经历了时间的考验。”

Half-Hunter腕表,David Candaux首枚创作
Half-Hunter腕表,David Candaux首枚创作

“创建一个品牌是非常困难的。我只有一个人单打独斗,却需要与那些公认的、成熟的知名品牌一较高下。客户都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极为谨慎,毕竟这是个全新的品牌,价格还这么高,造型也是难以名状 ......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独立制表师的作品价格在拍卖会上大爆,事实是,这些都是独立制表界的’老人’了,他们都经历了时间的考验。”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新发现的宁静

Have thes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left him older and wiser? Whatever the case, David Candaux remains undeterred and does seem to be “giving it time” in the serenity of his workshop. His father, conscientiously finishing a component, comes to ask his opinion while David opens his notebooks, shows us his notes, unrolls his plans and points out the movements in the final phase of completion. One new timepiece is maturing, ready to be released. “A Covid watch”, he says with a smile. Genesis, born of the lockdown.

全新DC7 Genesis钛合金腕表,其机芯简洁,漂亮。
全新DC7 Genesis钛合金腕表,其机芯简洁,漂亮。

这些考验和磨难会让他变得更加老练,更加明智吗?答案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David Candaux从未气馁,他把一切交给时间。他打开了笔记本,展示处于最后完成阶段的机芯,一款全新的腕表已基本完成,即将发布。“这就是在大流行病的禁闭中所诞生的腕表,名为Genesis”,他有点无可奈何地笑着说道。腕表指示小时、分钟的指针位于正中央,12点钟位置的陀飞轮倾斜度为30°,蓝色表盘清晰可读,外观整体非常运动,比Half-Hunter线条看上去更加流畅。在图形上,则是水平对称,垂直不对称,像极了达芬奇的素描作品维特鲁威人,他将这个基本美学规则完美运用到了机芯结构之中。Genesis完全由钛金属制成,做工精美,有哑光纹路和平坦的索里亚特波纹,这些纹路技法在钛金属上都极难实现,不过他还是成功了。

又David Candaux 和艺术家Saturno为2021年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共同创作的唯一腕表DC7 Genesis。
又David Candaux 和艺术家Saturno为2021年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共同创作的唯一腕表DC7 Genesis。

这款现代感十足而极富吸引力的作品将改变人们对David Candaux腕表的看法,它配备了一根橡胶表带,表扣则是纯手工制作的维克罗搭扣。“虽然最后效果非常不错,但开发这个表扣简直就是个噩梦。抛开成本不谈,光是这背后一系列的工序,如研发、开发、原型设计、生产...... 如果不告诉你,你会以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实力非常雄厚的超级大公司。”David Candaux也以他自己的方式表达了独立制表师解决困难的决心。虽然独立制表师通常掌握着值得整个行业学习的经验和技艺,但这条路却充满了坎坷,就像你总会为自由付出相应的代价。

David Candaux,成为独立制表人的代价







David Candaux

D. CANDAUX
Rue Du Village 24
1347 Le Solliat
Switzerland
Tel. + 41 21 845 61 74
[email protected]
www.dcandaux.ch


更多資料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网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稿件来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广告客户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