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华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华瑞士表 & 国际制表 - 网站 & 杂志

 
 
 
 
 

免费订阅 | FREE NEWSLETTER
专题报道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这是一个纷繁复杂的时代,这场大流行病为整个钟表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不少大厂都开始寻找新的出口,而那些势单力薄的独立制表人情况又如何呢?他们在这场大流行病中是倒下了还是成长了?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他们对制表行业有何启示?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2021年12月4日   English Español 繁體中文
作者:Pierre Maillard

(我们严格框定了此次采访对象的条件,他们一定是独立制表人,作品都必须是本人亲自纯手工打造,那些被创始人出售的独立制表品牌都被排除在外。此外,我们的选择很主观,希望那些没有被包括在内的人不会感到不满,我们没有忘记他们,只是无法做到采访所有人。)

Europa Star向众多独立制表大师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们都是独立制表界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像殿堂级别的Svend Andersen、Daniel Roth(品牌名称Jean Daniel Nicolas),成就斐然的制表大师Kari Voutilainen、Denis Flageollet(品牌名称De Bethune),充满探索精神的Vianney Halter、Ludovic Ballouard,以及以Rexhep Rexhepi(品牌名称Akrivia)和David Candaux为代表的年轻一代。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独立制表师的概况

这些独立制表人每年制作的腕表不过是全球年产量的沧海一粟:总共加起来也就几百枚。然而,它们却都是全世界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珍品,售价高昂,代表了机械制表业的最高水准。制表师们虽然都定居瑞士,却来自五湖四海——马赛、尼斯、布列塔尼、巴黎郊区、阿尔萨斯、芬兰、丹麦......只有David Candaux是瑞士当地人,他和他同为制表师的父亲在Le Solliat小村有自己的工作室,紧挨着大师Philippe Dufour。

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远离市中心的地方定居,在汝拉地区的乡村深处,或者在日内瓦宁静的历史城老城(Rexhep Rexhepi)中心。独立制表界最具代表性的Kari Voutilainen刚买下了可以俯瞰塔威山谷(Val-de-Travers)全镇风景的著名餐厅Chapeau de Napoléon(拿破仑的帽子)作为自己的工作室,塔威山谷是瑞士一处享负盛名的钟表业聚集地,像萧邦、帕玛强尼以及著名的机芯工厂Vaucher都落户于此。而正对大师工作室远处的Môtiers小镇上的那座城堡便是大名鼎鼎的播威。毫无疑问,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远离喧嚣,静下心来潜心搞研发。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一生之旅

成为独立制表人并非是一条坦途,也没有任何指南或者学校能教你在这个领域如何走向成功,它实际上是一趟充满了崎岖、起伏、挫折和胜利的人生之旅。“在制表业的世界,必须遵守丛林法则”,这几乎是所有独立制表人的感受。对于一位独立制表师来说,无论他的产量如何,他都得独自面对无尽的压力、中间商的贪婪以及道路上的各种障碍。比如当他们签订了保密协议后,即便其他第三方拥有不可思议的能量有助其作品的推广,也无法拥有合法授权。除此之外,独立制表师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制表业的无限热情,这是他们所独有的特点,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也将他们紧密团结在一起,指引他们在某些不可预见的危险中继续前进。

对所有制表师来说,这种热情无一例外地源自他们的童年。要么是有个做钟表的父亲,要么是对蒸汽机车的迷恋,要么是为了省钱自己做玩具,要么是费尽心思地建造模型船或飞机,要么是渴望了解旧闹钟的齿轮的工作原理。他们都有一双巧手,但常常是“不学无术”,聪明且充满梦想,渐渐地他们都在制表这条道路上得到了救赎。所有这些人都被一种强烈的独立愿望所驱使,他们在大厂磨砺,提高自身的制表技艺,并最终成为独立制表人,撑起独立制表界的一片天空。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传承

无论今天他们的地位如何,技艺传承是他们永远的焦点,向拥有同样热情的年轻人传承制表技艺是他们的责任(如Denis Flageollet,作为“大师秘籍”计划的一部分,他每年都会在Sainte-Croix开设艺术机械学的入门课程)。

修复古董钟表是通往独立制表师这条道路上的必修课,只有这门“功课”才能够“让制表师的手触摸到真正的制表历史”。另外,他们都曾在大厂待过一段时间,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有几个名字会反复出现:百达翡丽、爱彼、积家。他们也要感谢为他们指明方向的导师,例如Svend Andersen,他与Vincent Calabrese一起共同创办了AHCI(独立制表人协会)。Svend Andersen在其日内瓦工作室里培训了许多独立制表师,包括法穆兰(Franck Muller)和Urwerk。

独立制表大师们的人生一课

矛盾的繁荣

讽刺的是,这场大流行病为独立制表人的成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几乎所有人都进入到一个繁荣时期,订单暴增。特别是在封锁期间,网络与社交媒体的助推之下,人们对独立制表品牌的需求出现爆炸式增长。Ludovic Ballouard自嘲道:“我从未如此繁忙过。我甚至害怕哪天新冠病毒被消灭了,我就没订单了。但是需求陡然增加,确实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好像是零售商们在店铺之中专门开辟了一处‘独立制表人专列’来吸引眼球一样。”

诚然,这些钟表大师的作品确实迎合了一群特殊客户的需求,他们懂行、富裕、喜爱收藏。然而,真正能吸引到他们的特质只有一个:正统性。这个词在钟表营销中经常被滥用,但是用在这些独立制表人身上才具有真正的意义。他们的正统性体现在其对于机械制表的热情,这些都淋漓尽致地反映到了他们创作的腕表之中。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网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稿件来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广告客户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费订阅